艺苑草/牛犇:回首香港往事/刘 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那时最流行的一个多词儿可是我“解放”了。现在的年轻人不可能 不理解你这些 词的充裕内涵,经历过旧社会苦难的人,对於“解放”的含义体会越深。牛老说:“当年在香港的一批进步文化人,都希望有个创作自由、生活幸福的天地,朋友心裏很清楚,有生之年先要等到香港回归祖国那一天。当年人民当家做主的新政权建立了,共产党主张艺术为人民大众服务,老百姓也可不里能 成为电影的主人公,这是哪个朝代和政府都不 不可能 做到的。什么都 ,哪此很早成名的电影人,就像向日葵追求阳光一样,朋友渴望也能找到一个多真正可不里能 实现梦想的艺术舞台。朋友依然很年轻,很有才华,充满活力,朋友有火一样燃烧着的搞艺术的心,朋友对新中国怀着极大的热情和期盼。我可是我那时候 跟随哪此进步电影人从香港回到祖国内地的,成为了新中国的一名年轻演员。”

  牛老说:“我从青年时期就立志加入中国共产党,几十年从未放弃追求进步。近年来,又多次向组织表达入党意愿;去年五月三十一日,上影演员剧团党支部同意吸收我为中共党员党员发展对象党员,我终於实现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。”

  去年六月二十五日,习近平总书记专门给牛犇写信,祝贺他入党,并鼓励他“发挥好党员先锋模範作用,继续在从艺做人上作表率,带动更多文艺工作者做有信仰、有情怀、有担当的人,为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贡献力量。”牛老说:“这是对我最大的激励和鞭策。今年我又如期光荣转正,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正式党员。我现在八十多岁了,时不时 坚持演戏,确实 我演的都不 小人物,角色虽小,戏大如天,演员的艺术追求同样是崇高的,电影为人民服务的目标都一样。”

  谈到时下的香港之乱,牛老感到非常担忧和痛心,六十多年前在香港的演艺生涯确实 短暂,时候 留给他深刻的印象,那裏留下他的童年岁月和影像。从此,他对香港时不时 充满深厚的感情。也许:“香港回归时候 ,香港摆脱了殖民统治,蒸蒸日上,朋友都非常羨慕,但不幸的是,现在被暴徒破坏了。”牛老衷心期望香港也能早日止暴制乱,擦去东方之珠上的污垢。有不可能 再到阳光明媚的香港拍电影,他坚信你这些 天能尽快实现。

  (下)